他身家暴涨5000亿成亚洲新首富,家里还藏着一门更大的生意!
周瑞华 2021-01-04 来源:华商韬略
他当首富,也是财富增长重回实体的象征。

一年账面财富增加超过700亿美元,一出手就是中国首富、亚洲首富。

66岁的钟睒睒,依靠被他自己定义的“茶叶蛋”改写了顶级富豪的座次,但他更大的产业与财富看点,或是被他称为“原子弹”的另一场大级别战争。

(一)瞄准HPV疫苗

2003年最后一天,著名歌星梅艳芳因宫颈癌病逝,“女性杀手”宫颈癌一时热度空前。

就在梅艳芳去世前一年,一家名为“厦门万泰沧海”的生物技术公司(下称万泰生物/万泰),已悄悄启动了专门针对宫颈癌的二价HPV疫苗(药品名:馨可宁)研发。

站在万泰生物背后的,正是如今的亚洲新首富钟睒睒。

做过媒体人的钟睒睒,创业后总把个人藏于公众视线之后。他很少抛头露面,但一露面,往往就是大手笔的商业战,甚至以一己之力与全行业为敌,有人因此称他为“独狼”。

“独狼”一开口,就是要搞大事。

二价HPV疫苗,是目前为止钟睒睒在农夫山泉之外的最大级别事件,但在当时,外界对这件事几乎毫无察觉。其起点,也是相当的低。

2001年,钟睒睒实控的养生堂以1710万元,从一家香港企业手中收购了万泰生物95%的股权。万泰当时已从事体外诊断试剂和疫苗业务,但无论研发还是业绩,都无甚亮点。

钟睒睒的目标是,以此跳入疫苗业务新领域并将其做实、做强。

已拥有“现金奶牛”国民级快消品牌农夫山泉的钟睒睒,认为自己已有资格去挑战更高目标,也必须为企业更长期和更高站位的发展,培养新的增长极和竞争力。

疫苗行业壁垒高,研发周期长,风险大,但也受益大:一旦构筑起技术壁垒,后来者追赶起来就很难,正是理想的对象。从“卖水”到疫苗研发,跨界有点大,但从他创业以来始终围绕“健康”做文章而言,这跨界也并不算超纲。

2002年,睁大眼睛寻找疫苗突破口的钟睒睒,得知英国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和默沙东的HPV疫苗已进入临床三期,预判制药巨头已经验证了HPV疫苗的技术可行性,HPV疫苗将会大有作为。

一番调研后,钟睒睒决定,将HPV疫苗作为做实、做强万泰疫苗业务的起点。

HPV疫苗属于转基因疫苗,需要将DNA定向插入到载体让其充分表达。当时,GSK和默沙东的昆虫细胞和酿酒酵母载体已非常成熟,并研发出多款转基因疫苗,生产体系也非常完备。

万泰因此面临两种选择:

一是拿来主义,采用制药巨头们已经成熟的专利技术,以昆虫细胞或者酿酒酵母做载体,这可节省研发投入和时间,但也意味着要永久支付接近天文数字的商业授权费;

二是自力更生,绕过巨头的专利壁垒,白手起家,自主研发。这需要承担巨大的投入风险,包括时间成本,但好处是一旦成功将真正自主,并有望作为独创填补中国空白。

(二)苦熬十八年

钟睒睒的最终决定是,自己干——

与厦门大学的研发团队合作,从零开始,干中国人自己的HPV疫苗。

虽然是明知山有虎的偏向虎山行,但难度还是超出了想象:

用了5年,克服无数困难,经历无数失败后,2007年,万泰才研制出了候选疫苗馨可宁。

2010年,光是批件就等了三年的馨可宁,终于拿到临床批件,进入临床阶段。

一个获准文件等三年,但这才是检验成果的开始。

2012年,已经干了整整10年的馨可宁,进入临床三期试验。

2017年,三期临床试验结束,从48岁干到63岁的钟睒睒,终于等到好消息,对7000多名志愿者免疫效果和副作用长达5年的追踪结果显示:

在预防癌前病变、HPV持续性感染这两个关键效果指标上,馨可宁对相应的高度癌前病变的保护率高达100%,对HPV持续感染的保护率高达97.8%。

这也意味着,无论安全性,还是预防效果,万泰的馨可宁均不输进口疫苗。

又是两年的等待后,2019年12月31日,钟睒睒等到他人生中最好的一份新年礼物。

当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终于挂出了“首个国产重组人乳头瘤病毒疫苗获批上市”的消息。

他身家暴涨5000亿成亚洲新首富,家里还藏着一门更大的生意!

至此,他已为此苦熬了18年。

万泰搞出了一个爆炸性大成果的消息,才渐渐浮出水面。

农夫山泉的崛起,让钟睒睒给外界留下了擅长营销和炒作的印象,甚至有人调侃,农夫山泉就是一家广告公司。钟睒睒对此也并不避讳:“企业不炒作,就是木乃伊。”

但在万泰生物上,他却隐藏了18年。

强调企业必须炒作的钟睒睒,该炒作的毫不客气,不该炒作的也是毫不动摇。“企业不炒作,就是木乃伊。”之外,他还有下一句:

“有技术创新才能竞争,没有技术的营销只会死的更快。”

(三)改写世界格局

1983年,德国科学哈拉尔德家·楚尔·豪森(Harald zur Hausen)在宫颈癌样品中找到了HPV(人乳头瘤病毒human papiloma virus),“揪出”了这个引起宫颈癌等恶性肿瘤的“元凶”。

在全球,宫颈癌是仅次于乳腺癌、结直肠和肺癌的第四大女性常见癌症,每年浸润性宫颈癌病例530000例,死亡病例约260000例,是不折不扣的女性健康杀手。

他身家暴涨5000亿成亚洲新首富,家里还藏着一门更大的生意!

HPV被发现后,科学界有了一个猜想:既然宫颈癌是由病毒引起的,是否可以通过疫苗来预防?

沿着这个思路,科学界开始了一场研发HPV疫苗的接力赛。

1990年,来自中国的HPV专家周健合成了第一个类人乳头状瘤病毒。在此基础上,2006年,GSK研发的二价HPV疫苗希瑞适和美国默沙东公司研发的四价HPV疫苗佳达修问世。

一年之后,这两款HPV疫苗在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美国等80多个国家获批上市。

这也让宫颈癌成为目前人类所有癌症中,唯一病因明确、且有疫苗可提前预防的癌症,适龄女性接种HPV疫苗后,便可大大降低罹患宫颈癌的概率。

但是,疫苗不是想打,想打就能打,中国女性更是长期被关在“幸福”的门外。

2006年8月28日,一对澳大利亚姐妹便接种世界第一支HPV疫苗,但直到2017年7月31日,山东德州德城区一位女孩才注射到中国内地第一针HPV疫苗,中间相隔了11年。

这11年中,不少中国患者看到希望,但却最终绝望甚至绝生而去。

2012年,33岁的复旦大学教师江静在微博上求救:”我想活下去,求求谁能救救我。我还有父母要养,老公要爱,儿子要亲,我不能死。”两个月后,宫颈癌还是带走了她。

同年,女明星宋汶霏也因宫颈癌离世。

更多人则在等待中错过了最佳接种年龄,也错过了预防宫颈癌的机会。

导致其局面的,一是因为GSK和默沙东的HPV疫苗需要在中国重新临床试验,因而没能及时被获批在中国上市,二是即便2018年默沙东九价疫苗闪电获批在内地上市之后,也因产能受限而供不应求。多个城市都不得不实行摇号预约,打九价HPV疫苗进入了拼手速时代。

更关键的是,全球HPV疫苗市场一直被GSK和默沙东两家企业牢牢把控。

中国是宫颈癌高发地,适合HPV疫苗接种的女性人数过亿,但在万泰的馨可宁之前,却没有一家中国企业能够生产销售HPV疫苗。

馨可宁研发团队核心成员之一、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曾算过一笔账:

假设我国HPV接种年龄为9-15岁女孩,免疫接种覆盖率达85%,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筛查措施,宫颈癌疫苗接种每推迟1年,将有5.5万人罹患宫颈癌,3 万人死于宫颈癌。

馨可宁的上市,也因此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疫苗史上的里程碑。

它填补了中国HPV疫苗的空白,改写了HPV疫苗的格局。

(四)下一场大战争

2020年5月18日,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一名10岁的女孩成为国产二价HPV疫苗馨可宁的首个接种者,第二位接种者是她44岁的母亲彭女士。

国产HPV疫苗首个接种者

自此,中国HPV疫苗进入国产时代。

虽然万泰的疫苗比欧美晚了10多年,并在产品迭代上也慢于对手:目前,默沙东已推出四价、九价疫苗,馨可宁还是二价,而价阶越高则预防度越高。

他身家暴涨5000亿成亚洲新首富,家里还藏着一门更大的生意!

但它还是凭借更低价格,以及对主要患者明确有效的预防功能,为全球女性提供了更易触及的保护选择,并展现出巨大商业前景:上市接种不到两个月,即获得0.76亿的销售业绩。

功效方面,据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北京协和医学科学院群医学及公卫学院教授乔友林团队研究推算,馨可宁的二价疫苗可以预防的HPV16型、18型病毒引起的宫颈癌,在我国的比例高达84.5%,这也意味着,二价疫苗已可预防我国近84.5%的宫颈癌。

价格方面,目前GSK二价疫苗希瑞适的价格在600元左右,需要打三针,而馨可宁的价格为329元,几乎是希瑞适的一半,且9-14岁只需接种两针,15-45岁才需接种三针。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全球每年50万左右的宫颈癌新发病例中,80%发生在发展中国家,价格仅为GSK一半的馨可宁,瞄准的也正是这一市场。

以馨可宁托底的同时,万泰也正加快更高价疫苗的追赶。

目前,万泰生物和厦门大学研发团队研制的第二代九价HPV疫苗已经进入临床试验III期。

今年4月29日,万泰生物登陆上交所主板,募资3.8亿元。11月20日,万泰生物发公告,将有1.5亿资金用于“生物医药项目工程二期”,也就是扩大九价HPV疫苗产能。

这也意味着,万泰生物的九价HPV疫苗已在加快面世的路上。

2019年,万泰生物还宣布与GSK联合研发新一代的HPV疫苗,进一步巩固其在HPV疫苗领域的领先地位,曾经被建议向GSK购买专利的钟睒睒,因此成了向GSK输出专利的人,而这也是中国疫苗领域首次向国际医药巨头输出知识产权。

目前,万泰生物的核心收入都还来自其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领域。据财报,公司2019年实现收入11.84亿元,归母净利2.09亿元,其接近99%均来自IVD系列,而不是疫苗。

HPV疫苗之外,万泰也还布局了其他疫苗研发。

比如,2012年上市的目前全球唯一戊型肝炎疫苗,被两院院士评为“2012年度中国十大科技进展”的戊肝疫苗“益可宁Hecolin”。2020年的最后一天,万泰还披露,由公司与厦门大学、香港大学合作研发的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

但市场普遍认为,HPV疫苗将是万泰生物真正的爆发点。其潜在可能性包括,馨可宁被纳入国家免疫计划(NIP),各界关于将HPV疫苗纳入NIP的呼声甚高,如计划得以实现,馨可宁或有入选先机。

九价及未来更高价阶的HPV疫苗上市,并在全球市场争取份额,推动万泰成为真正的世界级疫苗企业。

2020年11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启动了加速消除宫颈癌的全球战略,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194个成员首次一致承诺消除宫颈癌,也为万泰提供了机会。

要实现这一目标,万泰依然任重道远。一是自身要加速发展,二是未来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国产二价疫苗中,已有I期临床3个,II期临床有4个,III期临床有5个,九价疫苗中,已有6个在做III期临床研究。

但已经占据先机的万泰,显然已让它的主人钟睒睒站在了一场大级别的财富风口上。打了几十年商战打成中国快消之王的他,也将打响另一场更大级别的商业战争。

事实上,钟睒睒自己也早就将生物医药放在更高战略位。他曾比喻说,公司的产业构成必须是既有“茶叶蛋”,又有“原子弹”,农夫山泉等饮料业务是“茶叶蛋”,生物医药则是“原子弹”。

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2020年的最后一天,农夫山泉上市时做了半小时首富的钟睒睒,再次成为了中国首富,并以778亿美元身家超越印度信实工业集团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同时坐上了亚洲首富的高位。

他身家暴涨5000亿成亚洲新首富,家里还藏着一门更大的生意!

钟睒睒曾对外披露说,他自己最佩服的中国企业家,一位是任正非,一位是宗庆后。这两位都是踏踏实实做实业的企业家。而他此次登上首富位,也被认为是财富增长重回实体的象征。

财富置业官网 网上理财保险 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