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基本上所有人都畏惧智能汽车赛道 竞争会小点
sinanews 2019-11-08 来源:sinanews
《财富》全球科技论坛于11月7日至8日在广州举办。小鹏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何小鹏在与《财富》钱科雷对话时表示汽车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在这100多年历史里面出现了很多巨头,但是在最近的十年里面出现的并不多。

《财富》全球科技论坛于11月7日至8日在广州举办。小鹏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何小鹏在与《财富》钱科雷对话时表示汽车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在这100多年历史里面出现了很多巨头,但是在最近的十年里面出现的并不多。我觉得智能一个非常有趣的点,可以去改变汽车,并且更有趣的点智能可以改变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换一个角度,智能汽车这个赛道是一个正确的赛道,且是一个正确的时间点,基本上所有人都畏惧这个赛道,也许我们的竞争会小一点点。

以下为对话全文:

钱科雷:那些来自中国的朋友们都是非常熟悉何小鹏先生,他是中国最有活力、最成功、最勇敢的企业家,他的企业非常成功,之前是一个UC浏览器,现在是小鹏汽车,可以说是最有影响力的科技企业。他在这方面能够再次创业,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的电动汽车非常出名,就是以他的名字所命名的,小鹏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你会再次创业呢?

何小鹏:之前从理性的角度来讲有一个点,我觉得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了,未必我们都可以活到100岁-120岁。如果我们想30岁退休,40岁退休或者50岁退休是不是太早。我就从感性上,当时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当时我的小朋友出生了,如果小朋友将来问说爸爸你是干什么的?我在想我估计是一个挺不成功的投资者,所以我觉得应该再去做一件不一样的事情。

中国有很多在互联网上的创业者,在娱乐、服务上面都做了很多、很成功。但是很多人都说硬件是最难,使业最难,如何把硬件、软件、服务和运营一起做成一家不一样的企业,我觉得这对我们曾经创业过一次的人是巨大的挑战,但也是觉得最大的喜悦,这是我当时为什么选择二次创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钱科雷:所以您选择了汽车。为什么会选择汽车这个行业呢?

何小鹏:我第一次创业是做移动互联网,我印象深刻的经历了从中国甚至全球从手机到智能手机的变化,我感受到大量的计算能力和新的智能操作系统对于一个新的硬件设备,对于一个新的移动互联场景的巨大变化。我觉得汽车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在这100多年历史里面出现了很多巨头,但是在最近的十年里面出现的并不多。我觉得智能一个非常有趣的点,可以去改变汽车,并且更有趣的点智能可以改变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换一个角度,也许十年以后或者晚一点十五年以后,整个出行效率会得到大量提高,出行安全可以得到大幅度提高。如果我们在这个领域做一点点事情,我觉得我们就会非常的骄傲。这是考虑智能汽车这个赛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一个正确的赛道,且是一个正确的时间点,基本上所有人都畏惧这个赛道,也许我们的竞争会小一点点。

钱科雷:汽车行业可以说是很拥挤了,有很多人都在里面竞争,很多的企业,包括电动车已经是竞争比较激烈了,之前我们也请过嘉宾来讲这个问题,你是打算走高端路线和特斯拉进行竞争,还是走中低端和成百个企业展开竞争呢?

何小鹏:我觉得这个切入点非常、非常重要,特斯拉从16年前创业,现在做得非常成功。中国有很多汽车企业,大部分企业主流车型都是相对偏中端或者偏中低端的价,在这样一个段位可以取得很多规模,但是越做大就很谈取得毛利,因为毛利不大,就很难做大量科技研究。我作为一个科技企业,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点就是如何让研发有边际的价值,如何让销售有边际流量价值。所以从小鹏汽车自己的定位,我们非常清晰的是我们走中端到中高端,并且把智能化加入进去,这个市场比高端或者更多的豪华品牌稍微要低一些,但是它比现在主流的要高一些。因为在这个段位才可能去做出智能化,但是这个段位它的竞争基本上都是中国比较高端的品牌或者合资车的品牌。这个竞争段位,如果坚持三到四您,把品牌立在客户的心里面,客户心智的占领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在汽车这么大型的一个消费品里面。小鹏汽车现在五年,我觉得再花两年,再做两代车,我们同时有三款车在外面,我们的品牌和服务体系完整之后,我们在这个段位的心智就会让我们取得很大的成绩。

钱科雷:我们把您的第一款车型放一下。小鹏汽车现在在广州,之前有些朋友也有机会去小鹏汽车那边看过,这是您的一款G3车型,我看起来空间特别大。你是不是已经卖了一万两三千辆的车了?

何小鹏:对,我们今年4月份开始规模交付第一台车,这是G3,红色那一款是一款A级的SUV,银色款是我们明年会推出的一款轿跑,这款车是B级车。我们非常开心的是,我们在今年花了6-7个月的时间,我们销售了一万五千台,我们交付了一万两千台。我们跟很多整车厂不同,我们先销售,再生产,再交付,就会导致客户等待时间会比正常要长,但是我觉得在今天智能汽车变化那么快的时候,这个非常重要的一点,让整个销售体系,让整个库存体系,特别是在今年寒冬的时候我觉得会非常稳健。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去做这样的调整,但是我觉得今年取得初步的成果。

钱科雷:所以您是先收了钱,然后再进行生产。P7是您下一款车型是不是?一个是G3,大约是20万左右,相当于3万美元左右。P7的这个价格大概定位在什么层次上?

何小鹏:我们跟大家分享一点有趣的数据,我们主力配置,补贴前在20万5千,高配在22万多,我们基本上97%的车都是卖到最主力的配置和顶配,这些配置里面全部含着所有智能化跟所有自动驾驶的体系。所以我们非常高兴我们能够在20万这个价位立住,我们每个月的量非常稳定,这个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P7的价位,我们在这个月下旬,也就是广州车展我们会公布高续航价位,我们会有一个高续航的,也会有一个低续航车。P7比G3肯定会再贵一个层次,因为它有更大的空间,它是我们第一个自己研发的第三代自动辅助驾驶,等明年交付的时候,大家可以来比较一下我们自动辅助驾驶跟下一款车P7,它是四鸟加速,是一个跑车的调性,很智能的,可以帮助我们在高速或者在低速场景里面可以很大程度帮助我们自动开车。

钱科雷:您是按合同进行生产,您有自己的工厂。什么时候会有自己的工厂进行生产呢?

何小鹏:我们正在努力中,已经有一个工厂正在建设的路上,同时我们现在是跟我们合作伙伴,在中国郑州的海马汽车企业一起,我们通过代工合作来进行生产。我认为中国企业将来走向全球的时候,更多应该像手机行业一样,如果有合适的生产制造的代工企业,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可弹性的制造和生产,我觉得这对中国将来汽车走向全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所以我们在中国一开始就探索,虽然中间有很多的挑战,但是我觉得也收获了非常多的进展。

钱科雷:您对于未来这个车的愿景是什么样的?从软件的角度来说,您从软件做到硬件业,但是您觉得汽车不仅是硬件,汽车就跟手机一样,是有轮子的手机。那么汽车的价值,作为软件的价值,作为数据来源的价值,它可以连接起来,而且还可以不断的对汽车软件进行定期升级,就像一个应用一样不断升级,您是怎么看未来汽车的?

何小鹏:我们现在的汽车差不多每两个月升级一次,如果是小鹏的车主,你可以看到很少有智能汽车像我们这样如此高频度的,包括娱乐系统,包括驾驶体系,包括自动驾驶,包括AI都可以进行升级。我觉得在未来4-10年之间,大家会进入到智能汽车上半场的一个典型分割点。也就是说,可能三四年后,到七八年之间这样一个距离,自动辅助驾驶可以非常有价值的帮助到每一个人。今天我们讲的自动辅助驾驶,你每开100个小时的车能不能帮助你自动开50-90个小时,他可能不能完全让司机离开司机位,但是他可以大程度的帮助我们。我觉得这个时候的智能汽车还是跟我们现在的车比较类似,但是一旦做到这一点,经过每一天10亿公里甚至上百亿公里的数据,我觉得会形成一个非常大的颠覆性的变化,就是说有可能在很多路段可以取代司机,这个时候我认为整车会产生巨大跟颠覆性的变化。所以今天如果我们用一个软件的角度或者说一个纯的汽油车角度去思考,那个时候汽车的底盘,汽车的悬挂,汽车外型、内饰,那个时候我觉得整个汽车的商业模式,整个汽车的姿态都会有巨大的变化,我觉得这是我们作为智能汽车创业者最让我们感到兴奋的事情,也许我们会创造一些全新的,比如说我们觉得也许未来的汽车可能像一个鸡蛋一样。

钱科雷:谢谢您给我们分享这么具有未来感的想法,我感到很好奇的一点就是中国在汽车方面未来会是怎么样,小鹏汽车将会推出新款的汽车,新的车型具备了自动驾驶的功能。这个系统会给乘车人带来更好的驾车体验,我们在美国还没有像很多人宣传的自动驾驶的那么顺畅,有时候还有各种问题,包括GPS的问题,包括在路口会出现各种情况,和常规驾车体验并没有太大不同。那么中国这种完全的自动驾驶,您觉得什么时候能实现或者多大程度上实现?

何小鹏:我是把数据分开的,我认为一个是叫自动辅助驾驶,一个叫做无人驾驶,无人驾驶是没有司机位,自动驾驶是有司机坐在上面的。如果说能90%帮助到人,我觉得4-5年就可以做到,这个时候车能识别红绿灯,它能知道停车位在哪里,它能知道平常转弯的力度和半径是什么样,这个时候都是在未来几年全部都可以实现的,今天还没有做到。

无人驾驶是需要完全取代司机的,我觉得今天无人驾驶有很多现实的测试版本,但是我个人觉得有两点在这上面需要去弥补。作为一个安全生产的硬件,它一定需要5个9的可靠性,它才可以没有司机位在白天、黑夜里去开车,但是今天从测试角度可能达到了80%,它需要迭代。但是迭代中间最主要是有巨大量的数据,我看到中国跟全球有很多无人驾驶软件公司他们测试了几百万公里甚至更长,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一天要数以公里,才有可能在更大范围把整个数据能获取的更好,能把深度学习做得更好。

小鹏汽车现在还在初级的自动辅助驾驶里面,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数据,我们每一个月使用自动泊车的有80%左右,每个月在高速或者在比较好的路段能让车自动运行,自动跟随车道进行转弯的大概在70%左右。所以今天我想说的一个事情是,它让一部分的人第一次接触到了自动辅助驾驶,但是它有很多问题的问题,但是它每个季度都在不断的前进,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我们下一款车整个的硬件和安全设施,我们的目标就是准无人驾驶,或者往3.5代上走,这个如果走到了,再通过升级,延续两年,我相信技术可以做到让中国甚至更多国家大部分路段和场景都可以帮助我们自动开,但是不能做到全部。所以它是需要一个安全渐进的过程。

钱科雷:P7这个车型可以做到自动辅助驾驶,是不是?

何小鹏:我希望P7在明年推出之后的四个季度,能够努力解决到50%的场景不用自己开车,能不能做到取决于我们技术和数据的双重组合。

钱科雷:想问一下5G的技术在帮助自动驾驶和自动辅助驾驶方面有什么贡献和作用吗?

何小鹏:5G对自动辅助驾驶甚至对将来无人驾驶有巨大的帮助,我觉得今天还在路上。起码来说有几点价值,比如红绿灯,我们可以更早的规划路线,更好的规划速度,更好规划两辆自动驾驶的车在中间进行人或者货物交换的方法,这个是需要红绿灯指挥一款车或者指挥路上不同车之间进行车跟车之间,车跟物体之间交互的,我觉得这个需要5G。5G可以让远程虚拟驾驶成为现实,我觉得5G的速度、时延等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都是在车的领域,会更早让5G容易商用的一些思考。

钱科雷:我们想问一下台下的观众们有没有什么问题?

提问:我是来自香港证交所的,我的问题用中文来问。您两次创业都是以科技为主的,充分说明您是一个非常喜爱黑科技的人,想问一问还有什么样的黑科技您现在特别感兴趣或者正在投资之中?

何小鹏:我们对于很多很有趣的黑科技,我曾经想过投资如何把人出现重病之后,把大脑进行冷冻保存这样的黑科技,但是没有成功。我觉得我们这一辈人非常开心的是科技巨大的变化,在人员方面,在信息交互方面,包括实体方面,会给我们很多机会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我觉得有一些人会去做这样的事情。谢谢。

钱科雷:非常有趣。我现在咨询您一个问题,就是资助的问题,因为有一些传言,有一些资助是来自于香港、中国,然后你要走出去,去美国,你现在说一下你公司上市选择哪个城市,什么时候会上市?

何小鹏:这是一个让我很有挑战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会思考这个问题,美国也好,香港也好都是非常好的地方,都很喜欢。等明年或者某一个时候,我们有明确的想法我们再可以跟大家分享这个事情。

钱科雷:好的。那你明年一定要回来,在明年全球财富科技论坛上告诉我们新消息,谢谢。


知名金融理财公司 2016财富管理公司排行 财富管理咨询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